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冀衡化学怀抱毒地筹上市记者探访3分钟即身

2018-11-23 16:39:11

冀衡化学怀抱毒地筹上市 探访3分钟即身体不适

走进废弃的生产车间,短短3分钟时间,的嗓子已经像被什么东西厚厚糊住了一样,手掌、胳膊更是出现了发痒的症状,全身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站在衡水市中华大街,印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广告围栏,而在这几个项目的中心,则是一片巨大的废弃厂房。自从2008年冀衡集团与其子公司冀衡化学因“退二进三”政策搬走后,这片被各种化学制剂污染了二三十年的“毒地”便开始晒起了太阳。

由于“毒地”会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危害人体健康产生生态风险,因此有环境修复的专家对表示,化工企业在转产或搬迁前,应当清除遗留或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并对被污染的土壤进行初步治理,这样才能将“毒地”对周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而没有修复土壤的影响与危害很可能长达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致使环境污染,人体致病。而修复越往后拖延,投入的修复资金就越高,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但《证券》在现场和此后了解到的情况均显示,这块“毒地”自企业将生产设备搬走后,没有做过任何处理,唯见厂区内因生产化工制品外墙被熏成黄色的生产车间及一些堆积的化学废料。

“毒地”凶猛

资料显示,冀衡集团是一家生产“三酸两碱”的综合型化工企业,总资产30亿元,员工3500名,年销售收入近40亿,利税4亿元,消毒剂生产能力位列世界第一。其控股子公司冀衡化学目前正在为上市进行准备。

2008年,身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的冀衡集团与冀衡化学,因其位于中华大街的老厂区与居民区安全防护距离不合格而被河北省政府责令搬迁。

冀衡集团在写给衡水市政府的《河北冀衡化学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对企业搬迁后的生产区进行改造的申请》(以下简称《申请》)的文件中也写到,“我集团位于市区中环大街北段,是生产氯碱、硫酸、盐酸、苯胺和过硫酸盐等危险化学品的重点企业,原来处于衡水市规划的路北工业区,但由于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和城市居民建设突破了原来的城市规划,造成我集团被周边的永久性居民区包围,企业安全生产距离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

而在冀衡集团与冀衡化学废弃的老厂区周边也看到,几个房地产项目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着,其中两个项目更是与废弃的厂区相连,中间相隔的仅有一道围墙。而这些楼盘部分已经封顶,很快就将达到入住条件。

对此,当地的居民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在衡水环卫处员工王洪杰写给河北证监局的信中就看到,其在建的新家就位于冀衡化学原厂区南侧。他表示,虽然冀衡化学搬走了,但未经处理的老厂区与其居住的小区可谓是“零距离”。其疑问既然是化学危险品生产企业,那么住在其未经处理的土地周边究竟有多危险,安全隐患有多少,搬迁后化学遗留问题有多少。

同时他表示,如果“毒地”不能彻底治理,那么他们这些回迁居民根本不敢回去住,眼看新盖好的房子不能回去居住,或者是提心吊胆的居住,每天的心理恐惧和心理阴影难以承受。因此恳请企业和政府立即付诸行动,给居民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绝对不能因为企业利益而牺牲了广大居民的健康甚至是生命。

而在亲身探访了部分废弃厂房后,也体会到了周边居民的担心。

走进老厂区,并没有看到杂草丛生的景象,厂房之间平整的土地大块的裸露着。对此,有当地居民告诉,不长草的那些地,都是以前企业堆放化学原料或者离排水沟比较近的地方。

而在踩过一片化工废品,进入一座废弃的生产车间后,短短3分钟时间,的嗓子已经像被什么东西厚厚糊住了一样,手掌、胳膊更是出现了发痒的症状,全身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是在这座车间门口的一个水泥浇筑的池塘旁,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更甚。

由此,不禁想起了此前媒体的一组报道,2004年4月,北京市宋家庄地铁工程建筑工地,三名工人在地下作业时中毒,症状最重的一人接受了高压氧舱治疗。出事地点原是北京一家农药厂;2006年7月,位于苏州南环路附近郭巷的一家化工企业搬迁后,留下20亩毒地,导致六名筑路工人挖土时昏迷;2007年春节前,武汉赫山地块施工中,有工人中毒被紧急送往医院获救,该地原属武汉市农药厂。

对此,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环境修复中心主任陈同斌就曾表示,中毒事件属于急性事件,这表明场地污染已达到很严重的级别,而更多长期居住在污染土地的居民将可能是慢性中毒,病情可能在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后才会显现。这主要根据污染物种类和浓度不同,有些会有较长潜伏期。

此外,在冀衡集团与冀衡化学老厂区的不少车间外墙,还看到了很多“小心灼伤”、“小心中毒”的警告牌。

目前,国内对于“毒地”的定义是曾从事生产、贮存、堆放过有毒有害物质,或者因其迁移、突发事故等,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并产生人体健康、生态风险或危害的地块。

显然,冀衡集团与冀衡化学老厂区的土地,在这二三十年的时间里,所受到的污染着实不清。而冀衡集团的前身,衡水市化肥厂更是早在50年代便在此地进行生产。

“毒地”暗藏高收益

那么,这块已经被政府批准转变土地性质的“毒地”为何迟迟没有被治理呢?开始试着寻找答案。

据了解,虽然老厂区的土地已经被污染成毒地,但由于位置离市中心很近,因此按“退二进三”政策实行土地性质转让后,该地块对于冀衡集团与冀衡化学来说仍是一笔不菲的资产。

冀衡集团在递交给衡水市政府的《申请》中写道,“冀衡集团在中华大街北侧的土地两宗,计223亩,性质为出让工业用地。河北冀衡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的土地三宗,计253.28亩,性质为出让工业用地。根据《衡水市人民政府关于市区退二进三企业土地处置的实施意见》及省发改委等八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支持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政策的通知》文件精神,集团申请将这五宗地块变性为商住用地,并对所辖区域进行整体规划和全面 ,所得收益用以弥补企业搬迁后的重大损失。”

而有知情人士透露,衡水市政府已经批准了冀衡集团的申请,五宗地块变身商住地块已经是板上钉钉。

因此,冀衡集团在2011年便开始运作这五宗地块的出让事宜。据了解,由于冀衡集团的宿舍便在老厂区的东侧,因此尽早进行土地的修复,对集团的员工的健康也十分有益。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冀衡集团开始对于土地出让的事情十分积极,主动找到不少开发商洽谈,取得的进展也十分不错,一些开发商甚至主动前往冀衡的老厂区查看“毒地”的污染程度,并着手研究治理方案。但在招商证券介入后,冀衡方面的态度便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

据了解,2011年12月20日,冀衡化学发布了《河北冀衡化学股份有限公司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公告》,招商证券成为冀衡化学的保荐人。并在保持冀衡集团的控股股东地位的同时

冀衡化学怀抱毒地筹上市记者探访3分钟即身

,引入2家PE,即深圳市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和苏州夏启中原九鼎医药投资中心。

彼时,公司也正在和部分开发商洽谈老厂区“毒地”开发计划。

冀衡集团办公室主任高序英在接受《证券》采访时也承认:“当初确实与开发企业进行了洽谈,但最后我们的保荐机构招商证券认为冀衡化学旗下的三宗地块涉及到上市,就暂停了。”

从高序英处还了解到,冀衡集团方面并不反对早点出让老厂区的土地。

接近冀衡集团的有关人士就对表示,“毒地”出让的阻力主要来自招商和平安方面,而这块土地是否能尽早得到修复,让周边居民得以安心居住,招商和平安似乎并不关心。

同时,上述接近冀衡集团的人士还告诉《证券》,冀衡化学拟上报给河北证监局的上市资产中,其名下共计253.28亩的三宗土地,评估的价格仅为19万元/亩,而在2011年末两家PE入股冀衡化学时,这三宗土地每亩的估价则达到了110万元/亩。

有知情人士就表示,正是由于冀衡化学拟上报材料中土地价格与实际价格的差距导致的超过2亿元增值空间,使得招商与平安方面想在冀衡化学上市后再将土地进行出让。这样就可以实现冀衡化学上市后每股收益的大幅增加,并借助二级市场的炒作令券商、PE获得更高的收益。

而冀衡化学与招商、平安在明知上述三宗地块真实价值的情况下,仍向证监局递交19万元/亩的土地评估价格,则被指是一种很明显的欺骗行为。

对此,冀衡化学董秘席女士则表示,目前公司正处于上市筹备期,上报材料中老厂区的土地估值是否为19万元/亩,暂时不方便回答。但她也表示,110万元/亩是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和苏州夏启中原九鼎医药投资中心在入股冀衡化学时自己评估的价格,与公司无关。

还发现,因上报材料严重造假而未能上市的西林科保荐人涂军涛,目前也正是冀衡化学的保荐人。

而在离开衡水前,在冀衡集团老厂区南侧还看到了当地重要的水源地之一大庆水厂,该水厂的蓄水池仅与冀衡集团的老厂区一墙相隔。并且该水厂是以抽取地下水的方式为周边居民供水。而被污染后的土壤,正可以通过地下水、地表水等方式影响人们的健康。

此外,据了解,不同污染物、不同浓度的场地,以及所利用的修复模式手段不同,成本差距悬殊。通常概算,每亩土地的修复成本在100万元-200万元之间。而有开发商就表示,参照其他城市的情况对比分析,冀衡集团的这片地,目前的修复成本至少要在2亿元以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