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武钢股份关联交易曲折通过背后小股东意外反

2018-09-22 12:54:49

武钢股份关联交易曲折通过背后:小股东意外反水

正在防城港新钢铁基地跃跃欲试的武汉钢铁集团,后院并不平静。

6月15日,武钢股份2012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关于2012年日常关联交易的议案》通过。这样的结果并非一帆风顺,此前一个月,该议案在2011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被小股东否决,并未通过。

武钢集团作为武钢股份的最大股东,其央企背景决定了它与小股东在立场上有所区别。在整个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这样的差异更加明显。

█小股东意外反水

议案被否,曾让武钢颇感意外。

“这样的事情虽然在A股上也经常见到,但是对我们武钢来说还是比较少见的。”武钢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向新金融说。

据了解,武钢股份预计2012年关联交易为采购商品、销售商品、接受劳务、支付贷款利息等方面,共计金额约为450亿元。

对此议案,武钢股份目前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富创投”)投票反对,其持有公司股票约1.16亿股,占武钢总股本1.16%。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约0.44亿股的持有者投了反对票。

据上述董秘办工作人员介绍,此项有关关联交易的议案每年都有,金额的预估“一般都是由相关专业部门按照以往的实际情况估计的,是有一定基础的,而且今年的金额比去年还有所下降了。”所以对被否定的结果,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一位不具名的钢铁行业研究员向新金融介绍,一般的议案,大股东都会参与投票,且往往是其一股独大,尤其是央企这样的大股东。“小股东的投票一般对结果没有太大影响”。而此议案涉及关联交易,作为关联人的大股东就要回避。

“这次小股东投反对票导致议案未能通过,相信是出乎武钢管理层意料的。”他说。

█醉翁之意不在酒

对于小股东投反对票的原因,上述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新金融致电吉富创投公司,一直无人接听。

虽然关联交易议案被否,但投了关键一票的吉富创投在股东大会上并未对武钢股份日常关联交易议案所涉关联交易具体事项的公允性、合理性提出异议,而是敦促公司管理层及大股东尽快出台包括改善公司经营、二级市场增持、注入海外矿业资产等扭转公司股价低迷表现的措施。

据当时参加了股东大会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新金融透露,“吉富创投此前购买了大量武钢的股票,但武钢股价一直在跌,他们已经亏损了40%多,心里很不舒服。”

于是,吉富创投向武钢集团提出要求,一是希望大股东增持,二是能否考虑将铁矿资源注入上市公司。“无论是哪一点,都会有利于股价的提升。”该知情人士说。

他还介绍,在提出要求之后武钢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因此就将此议案否决。在他看来,并非该议案真的存在什么问题,重要的是“武钢对于要求未表态,他们可能有点儿不愿意,其实就是利益交换没有得到满足。这样的事情不是很多见,但至少反映出目前股市的确不太好”。

从2011年4月到同年6月末这段时间,武钢股价在元之间,上述研究员粗略计算一下,吉富创投的成本价大概在.5元区间,而目前武钢股份价格在3元左右徘徊,吉富创投的亏损可见一斑。

二级市场的低迷让小股东赔钱,进而引发吉富创投及其他部分小股东与大股东叫板,“关联交易议案可能只是被当成了替罪羊,醉翁之意不在酒。”该行业研究员这样推测。

█不同立场的考量

“我不太好猜测小股东的想法,但是作为股东,他们也是冲着自己的利益考虑,这一点无可厚非。”董秘办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理解。

在关联交易被否后,上立刻有这样的评论:“我们支持深圳吉富创投,武钢股份关联交易被否是必然的,我们支持深圳吉富创投,希望武钢股份从自身找问题,加快整体上市步伐,也希望所有的中国上市公司能加大透明度,接受中小股东的反对意见,吸取教训。”

对于小股东来说,赚钱才是硬道理。如今股价连连下挫,他们自然就坐不住了。

“在行情好的时候,小股东不太重视自己的投票权,因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在二级市场上套利。而现在整个行情不好,二级市场获利的空间很小,所以他们更希望公司出面放出利好消息,对股价有所提振。”前述研究员分析说。

据该研究员判断,吉富创投应该是传统专业的炒家,“他们通常有一些灵敏的消息,等消息真正释放股价涨了,他们赚钱之后就会离场。”而以目前的情况看

武钢股份关联交易曲折通过背后小股东意外反

,这一次他们似乎打错了算盘。在股东大会上,吉富创投还对《2011年度利润分配预案》投了反对票,可见与公司的长远发展相比,他们更看重的是能攥在手里的利润。

如果大股东武钢集团能够以真金白银去增持自己的股份,再加上其对公司整体业务状况比较了解,这样的利好暗示公司前景乐观,一定程度上可能拉升股价。“大股东增持更多的是一种信号和示范作用,具体能带动股价上涨多少谁都不好说。”

而对于大股东武钢集团来说,情况可能就稍有不同。“作为产业资本的武钢集团,更注于公司的实体经营。对于股票市场关注较少,只有在公司有融资需求时可能给予更多关注。而作为二股东的吉富创投,属于金融资本,以套利为目标,所以大家立场不同。”

此前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与第二股东进行了有效的沟通,并取得理解和支持,但“临时股东大会上到底会不会通过,我们不做承诺”。6月15日中午新金融再次致电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已经通过”。

对此结果,上述研究员表示,通常情况下遇到被否决,大股东一定会继续和投否决票的股东沟通,有的时候还可能做一些利益上的让步。“如果行情持续不好,不排除小股东反水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他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