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酒鬼酒事件诡异100万股买单送死跌幅超预

2018-09-08 16:53:04

酒鬼酒事件诡异:100万股买单送死 跌幅超预期

深陷塑化剂事件的酒鬼酒,其股价在本周进入了真正的发酵和博弈。正像很多事件演变的不可测一样,此番争夺也呈现了许多个意外。

酒鬼酒事件属于黑天鹅,虽然酒鬼酒的塑化剂可能很早就有,但并不为二级市场所知,因此此次曝光依然具有意外性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曝光后的初期,持有者的本性促使他们仍然在为此编造理由,经过分析后认为影响可能不大。

不过,黑天鹅事件发展不是线性的,在演变过程中,会发生各种节外生枝之事,这正是黑天鹅事件可怕之处。让我们看看酒鬼酒本周的反应。

一、一宗奇怪的交易。这宗交易发生在酒鬼酒复牌的首个交易日,当日酒鬼酒无悬念跌停,卖盘汹涌,市场当时也普遍预期会至少有两个跌停。但就在当天的上午9点41分, 一笔100万股的怪异买单出现,成交额4282万元,而当日该股总成交额也仅为5300万元

酒鬼酒事件诡异100万股买单送死跌幅超预

。如此“送死”的买法,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几天下来,这笔100万股的买单已经浮亏近1500万元)。盘后数据显示,此笔买单买入方为机构账户,卖出方席位为国泰君安交易单元。这笔诡异交易也引起投资者和媒体的各种推测,认为买方是某基金,卖方则为泽熙投资,并推测双方有某种协议。虽然此事因为证据不够而无法证实,但出现如此明目张胆而异常之事,是否掩盖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二、超出预期的跌幅。事件曝光后,持有酒鬼酒的多家基金对其股价进行预估,预估区间从最初的一个跌停,调整到两三个跌停。但股价至今已经接近五个跌停。坏消息都是一层一层拨开的,黑天鹅事件似乎永远比大家想象的复杂。而如今29元多的价格,也让所有在今年3月份之后买入并持有的投资者进入亏损区间,其中包括目前的第一大机构投资者社保基金117组合。恐慌的情绪还在蔓延,现在就有人预测此事件对品牌的伤害会很大,比如,如果再请客,谁还好意思请人喝酒鬼酒呢?

三、塑化剂事件恐未结束。在16个月前,中国酒协官曾发文提及塑化剂风险。塑化剂事件后,酒鬼酒的董秘也说过塑化剂其实是整个行业的问题。至今,有几家白酒公司已表态说不含塑化剂,主要的白酒股短期股价也有企稳迹象。但目前呈现出来的是全部事实吗?塑化剂事件会否再扩大呢?地雷已经埋下,投资者切记勿心存侥幸。请记住投资上的墨菲定理:你所担心的事情,多半会发生。

-------------------------------

酒鬼酒打开跌停:基金隔日出逃疑似利益输送

酒鬼酒打开跌停基金在搞“利益输送”?

4个交易日后,酒鬼酒(000799,收盘价29.09元)终于打开跌停板,这也给了各路资金充分换手的机会。

交易所公开信息显示,继游资在前日(11月28日)抄底被套后,周五(11月29日)酒鬼酒遭机构席位大举卖出,仅三家机构席位就卖出2.72亿元,占总成交额的15%。

值得注意的是,在28日明显存在出货机会的情况下,这些机构却没有卖出,而是等到29日再卖出,这引发了市场对于基金胡乱操作,甚至是利益输送的质疑。

巨额换手主力基金卖出

周五,酒鬼酒以约5.5%的跌幅低开,结束了连续4天的跌停。不过,由于抛压依旧很重,酒鬼酒最终以29.09元收盘,跌幅6.82%。

由于打开了跌停板,酒鬼酒周五的换手率创出了历史新高(27%),成交额也高达17.9亿元。

《每日经济》注意到,在周五的下跌中,酒鬼酒遭到机构疯狂出货。交易所公开数据显示,酒鬼酒周五前五大买入席位中仅有两家机构席位,买入金额仅3050.6万元。相反,卖出前五大席位中有三家机构,合计卖出高达2.7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卖出第一名的机构席位卖出金额为12568.1万元,若以周五交易均价29.5元/股计算,该机构席位的卖出量高达426万股。据三季报显示,有三家基金持股数高于426万股,分别是全国社保基金一一七组合、汇添富成长焦点基金、国投瑞银创新动力基金。另外,广发聚瑞三季度末持股数为422万股,也可能是周五大举出货的机构之一。

出逃不及时引市场质疑

周五,基金的卖出再次引发了市场的强烈质疑:为什么基金不在28日出逃,而是要多承担约5%的跌幅后才出货呢?

盘面显示,酒鬼酒在28日存在明显的出逃机会。在跌停开盘后,酒鬼酒曾在5分钟内打开跌停,成交额高达4.6亿元。28日整天,酒鬼酒成交额高达13.8亿元,如果愿意,基金完全可以大举卖出。但28日龙虎榜显示,仅卖5席位有机构卖出,金额也只有5182万元。

“这和酒鬼酒复牌首日交易如出一辙。”一位私募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早在酒鬼酒复牌首日,国泰君安交易单元的神奇出货,以及一家机构席位的诡异接盘,就被业内质疑可能存在利益输送。28日,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再以1.16亿元的卖出额排名卖出榜第一,紧随其后的是申银万国上海海宁路营业部、国金证券上海中山南路营业部、金元证券武汉洪山路营业部,卖出金额在6000万元~8000万元之间。

“基金是机构,肯定不能像散户那样乱操作。总不能28日还看好酒鬼酒所以不卖,29日突然受不了就卖了吧?”该私募人士质疑道:如果基金不看好酒鬼酒,为什么在28日不卖,而要在29日多亏5个多点的情况下卖出?“不排除基金给了其他资金出货的机会。”

有意思的是,机构在28日的“犹豫”害惨了游资。由于28日复牌后酒鬼酒打开跌停,不少实力游资冲了进去,豪赌反弹。然而,酒鬼酒的股价不但在28日继续跌停,周五更是在3%~9.4%的跌幅中震荡,游资悲惨被套。

盘后交易所公开信息显示,著名游资席位中信建投武汉中北路证券营业部和中信建投武汉建设八路证券营业部曾在28日净买入约9000万元,其中前者的买入金额是5912.8万元。29日,该营业部卖出5742.9万元,买入2873.5万元。由此看来,该席位可能将28日买入的股票割肉了,并利用套现资金重新建仓。(每日经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