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证券法修订兼顾效率与公平原则

2018-08-16 16:26:44

《证券法》修订:兼顾效率与公平原则

为推动市场的不断发展和完善,证券市场监管层不断推出新政。这些新政中,关于市场法制建设尤其令投资者关注。近日,在上海和浙江两地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主办的“股市新政与《证券法》、《基金法》修订”研讨会上,证券时报就投资者关注的热点问题专访了上海市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会长、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院长吴弘和浙江省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会长、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李有星两位法学专家。

修订应考虑相关法制完善

证券时报:自《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后,《证券法》的修订顺势成为众之所盼。但相较《证券投资基金法》而言,《证券法》作为证券市场的根本法,修订工作牵涉到的方方面面势必更为复杂。同时,作为长期参与《证券法》和《基金法》起草修订的著名专家,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证券法》最新修订动态以及该法在未来修订中着重在哪些方面寻求完善?

吴弘:现行《证券法》是2005年修订的,7年来的市场发展又出现了许多新情况,也对证券法制提出更高要求,启动《证券法》修订工作时机接近成熟。2011年下半年以来,监管层出台一系列促进市场发展的新政措施,同时也开展了对《证券法》实施现状的评估,推动《证券法》修订启动。业界与学界对启动修订工作积极响应,兴起新一轮修法的理论讨论。

从各方对《证券法》进一步修订的要求来看,仍然围绕着效率与公平两个方面:一是要求促进资本市场进一步提高效率,放松管制、鼓励创新,推动上市公司规范运行,推动证券公司做大做强,推动证券业与交易所自律管理;二是要求强化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加强市场中介机构的,完善执法与司法程序,有效遏制证券欺诈行为。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提出“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能不能不审核”问题,相信在监管层领导重视下,一定会加快发行审核从核准制走向注册制的过程,但不一定会在此轮修订中马上体现。中国证券市场目前还是发展中的不成熟市场,无论是证券公司、监管主体,还是投资者结构都还不甚成熟。作为以公众投资者为主的中国资本市场还需要培育,从保护投资者和维护公共利益的角度来看,目前完全实行注册制还不现实。

根据走向注册制的目标,在《证券法》新的修订中应该考虑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包括信息披露制度进一步深化,使发行人和上市公司、证券商与其他中介机构都受到更多制约;退市制度要从目前的交易所规则,上升到法律法规层面;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早日显示成果,使上市公司“升、降板”的转板制度得以运行;各种中介机构的义务与应进一步强化,在制度设计上使其更独立,防止其与发行人形成利益共同体等等。

证券时报:股民维权,一直是中国证券市场有名的热点和难点。比如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欺诈行为所引发的证券民事赔偿,截至目前尚未诞生司法环节的成功案例。造成这一难满人意状况的重要原因,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系统性风险难以界定以及因内幕交易而产生的赔偿额计算方式不能确定。可见,当前的《刑法》、《证券法》等虽然针对内幕交易也作了一些明文规定,但在实际的司法操作中股民据此维权困难重重。您认为未来的《证券法》修订应该针对这一老大难问题作出怎样的规定,才能更有效地推动司法实践不断进步?

吴弘:证券市场民事在防范惩治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欺诈行为中具有的特殊功能,也已被广泛理解。但这几年证券市场民事的立法和司法都有放缓,甚至淡化的趋势,使打击证券欺诈、维护投资者权益的实践较为困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信心。因此,《证券法》新一轮的修订中也要顺应投资者的需求,对证券民事赔偿的基本规则做出更多的规定,带动司法解释的出台,推动司法实践的深化。

优化法治环境贯穿建设始终

证券时报:当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备受瞩目。相比较于之前我们过多在意金融市场的硬件建设而言,如今市场软环境,特别是法制建设方面市场各方都很重视。您所带领的学术团队肩负重任,直面这一领域,请您谈谈近年来在该领域所取得的成果,以及未来的工作构想?

吴弘:法治环境是国际金融中心必须具备的基础条件,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具有积极作用和重要地位。在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过程中,法治环境起着开拓作用;在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过程中,法治环境起着促进作用;在国际金融中心的运行过程中,法治环境起着安全保障作用。

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过程中,优化法治环境是贯穿始终的主题,并正不断取得重大进展。目前,地方立法《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颁布实施,金融审判检察机构和金融仲裁院相继成立;信用体系和支付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落户上海的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已建成全国集中统一的企业和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专业服务体系不断健全,与金融相关的会计审计、法律服务、资产评估、信用评级、投资咨询、财经资讯等专业服务加快发展;金融稳定工作机制进一步健全,金融风险防范和处置能力进一步提高。

上海金融法理论工作者主动积极对接国际金融中心法治环境建设。在地方立法及其配套规范的制定与出台、金融司法与仲裁机构的建立与运行、金融监管措施的落实与完善、金融市场改革的深化和开放的扩大的过程中,都有我们提供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方案。我们不仅根据需要承接课题调研,还直接参与金融法律服务、金融法制宣传和金融法律人才培育。随着国际金融中心及其法治环境建设的不断深入

证券法修订兼顾效率与公平原则

,需要我们提供更多的智力服务,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