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互联网反垄断升级欧盟处罚谷歌110亿美元

2019-02-05 01:32:10

互联反垄断升级:欧盟处罚谷歌110亿美元

“宁愿看见两个恶魔在拔河,也不愿看见一只天使在跳舞”。

据媒体7月4日消息,欧盟委员会将在7月18日公布对谷歌的最新反垄断处罚。

此次是欧盟针对谷歌的第二项指控,罚款将高达110亿美元,针对的是谷歌Android业务的垄断。此前的2017年6月,欧盟针对谷歌第一项指控盖棺定论,判定其存在不当竞争,罚款27亿美元。

“反垄断沙皇”对于谷歌的高调打击,使得反垄断再次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在全球范围内做了一次成功的普法宣传。而十年以来,中国的反垄断更是飞速发展,互联巨头也越来越接替实体企业,成为垄断案件的主角。

一、反垄断沙皇

全球实施反垄断,最重要的三大国家和地区分别为:美国、欧洲和中国。

在欧洲,反垄断不能不提及的人物是玛格丽特维斯塔格。市场和媒体则称她为“反垄断沙皇”,索罗斯称她为谷歌和脸书的“克星”。

2014年11月1日,玛格丽特维斯塔格正式上任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2015年6月12日,维斯塔格宣布对亚马逊电子书业务展开正式调查;2016年8月,维斯塔格指出,苹果公司利用爱尔兰的政策非法避税,必须补缴140亿美元的税款和利息;除此之外,她还推动了对菲亚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麦当劳、星巴克等公司的反垄断调查。

针对谷歌,玛格丽特在2015年起诉时,指责其利用搜索引擎的垄断,在结果排序中做手脚,推广自己的购物服务,打击竞争对手;2016年6月,她再次起诉谷歌,发起另一项指控,称其Android业务中存在垄断,要求只能厂商预装谷歌软件和服务,打压其他互联竞争对手;2016年7月,她再次指出谷歌第三项涉嫌垄断的行为:认为其搜索引擎上展示广告的方式,限制了第三方站使用其他对手的络广告服务。

在美国,反垄断法则已经有超过120年的历史。

1890年,美国联邦国会通过《谢尔曼反托拉斯法》。那个时代,托拉斯垄断组织在美国迅速发展,主要特点是总公司通过金融控制,以股权链结一系列企业,形成对市场垄断,或者是生产同类商品的企业完全合并到一起,利用产业链来对市场形成垄断。虽然这给资本家带来了超额利润,但却破坏了自由和竞争,激起了群众性的反对运动。

中国的反垄断法历史虽然仅有短短10年,但却很快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反垄断阵地。2007年8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正式颁布,2008年8月1日起施行。

而我国反垄断法的执行,则由国家商务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发改委三家分头负责。

反垄断法颁布十年以来,截止2017年6月30日,商务部审计反垄断相关案例达到1804件,根据官公布,发改委处理反垄断相关案例有70件左右;工商总局处理的反垄断案例数量虽然不多,但其2016年对利乐集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处罚6.7亿元,其处罚决定书达到47页,为我国反垄断法颁布十年来之最。

二、互联反垄断新挑战

此前,社会对于反垄断的关注点,还主要集中在实体经济领域,对于新经济领域代表的互联反垄断,还并没有形成共识。

例如,国内首例反垄断处罚额超过1亿元的案件,是发改委针对三星、LG,中国台湾地区奇美、友达等6家企业,利用市场优势操纵液晶面板价格,实行价格垄断的行为,罚款1.44亿元;国内对单个企业处以反垄断罚金金额对大的案件,则是发改委2015年向高通公司做出的反垄断处罚,处以其总计60.88亿元。这些都是针对实体经济的案件

但是,随着欧盟针对谷歌等全球互联巨头反垄断案件的推进,社会对于互联巨头的认识也发生了微妙变化。

2018年1月前后,《经济学人》杂志发表封面文章,谷歌、脸书、亚马逊等互联巨头,在西方社会的形象已经变成BAADD——规模太大、反竞争、令人上瘾、破坏民主。

立法及执法机构,也注意到了这样的动向,并在斗争过程中,不断做出调整。

商务部反垄断局局长兼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吴振国,在2016年的一次论坛演讲中指出,“反垄断法形成于实体经济时代,互联作为新经济的代表,借助技术工具采取的竞争行为隐蔽性强,消费者不易察觉,执法机构也难以调查取证,这对执法形成了新的挑战。”

2017年8月28日,《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其中增加了互联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条款,并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在互联领域从事影响用户选择、干扰其他经营者正常经营的行为。

此后,对于反垄断,执法者的关注与民众的目光,越来越多的从实体经济转向了互联。

2016年,滴滴出行宣布与优步全球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合并后两者市场份额高达90%之上,这引发了消费者对于涨价的担忧甚至投诉。商务部也果断出手,对这次合并展开反垄断调查。

而360在2012年对腾讯提起的反垄断诉讼,被称之为中国互联反垄断第一案,虽然最终败诉,但揭露的事实却不可辩驳,在中国互联界,强迫用户二选一的情况始终存在。(当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能登陆)

2017年菜鸟络与顺丰控股(002352)发生摩擦,一段时间内在淘宝的菜单中无法找到顺丰快递的选项。而2018年3月15日,一篇标题为《大数据“杀”你没商量:住同样酒店,你就得比别人贵》的报道,则指出携程和滴滴利用大数据对用户进行差异定价的行为。

“在这些案例中,人们更为惊讶的,某些互联企业从市场化的破冰者,突然摇身一变,成为新的反市场化垄断者。”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评论说。

“但是,对于市场公平的建设和消费者的保护是永恒的主题,因为他们才是保证市场繁荣、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真正基础。”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评论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