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石化城安庆臭气之殇环保局官员自嘲治臭办主

2018-08-16 16:26:04

石化城安庆臭气之殇:环保局官员自嘲治臭办主任

资料图

当初如果要科大,而不是石化,现在的安庆会是什么样?

年仅49岁的安庆枞阳县环保局局长王霄明因突发心肌梗塞在任上殉职。

这是2012年下半年整个安庆环保系统的大事件,公开的报道说,王是因工作劳累。

作为全国唯一厂城一体的重化工城市,在过去的几年里,安庆这座长江中游城市,原安徽省府,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拷问。

“环保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踩到雷。”当地一名环保系统公务人员对本报说。

然而和许多在环境与发展中艰难权衡的城市一样,安庆的环保问题又不光是环保部门的问题。

在饱受环境污染的同时,作为央企的石化企业的税收绝大部分没有留在安庆,治理污染之艰难摆在安庆主政者的眼前。

令外界感到惊讶的是,安庆近期提出要打造成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没有资金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更重要的是,离开了石化,这个城市产业到底走向何方?问题或一一待解。

谈化色变

刘志伟是安庆市环保局副局长,他常常自嘲自己还有另一个职务是“治臭办”主任。

“前天晚上从八点多开始,一晚上都没睡着。把门窗都关了,捂在被子里仍然能闻到味道。”家住安庆老城区黄土坑西路鸣锣乡的居民告诉本报。据介绍,这里附近都是1980年代盖的房子,已经住了30多年。

沿黄土坑西路一直往西,直通一个在建的石化项目,便是安庆石化8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这个国家石化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重点工程,也是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批后安徽收获的第一个重大项目,与对面未拆除的居民区仅一街之隔。

这个庞大的项目与安庆石化总厂一起,构成了中石化在沿江中上游炼化企业当中唯一一家集炼油、化肥、化纤、发电四位一体的特大石化企业,像一个庞然大物伫立在安庆城西。

4月16日,安庆气压偏低,当晚下了短暂的阵雨。中午12点左右是石化厂工人下班的时候,身着中石化标志性绿色工作服的小伙子们骑着自行车在黄土坑西路的臭气中穿梭。

这条不到几百米的小路往东与安庆第二大繁华街道集贤路交叉,在集贤路上都能闻到石化厂飘过来的臭气,且越往北越明显。

“我们并不避讳这个问题。”刘志伟说。

刘志伟是安庆市环保局副局长,他常常自嘲自己还有另一个职务是“治臭办”主任。

近年来,针对居民投诉较多的化工企业臭气问题,安庆成立了一个以副市长为组长的治理城区空气污染领导小组,刘志伟就是这个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主任。

这三年来为了治臭,刘志伟和他的同事经常夜里两三点到臭气企业蹲点,“每次去臭气企业调查,回家后爱人都不让我把衣服放房间,”他说,“我在现场曾被臭气呛吐过两次。”

“客观来讲这几年频率少多了,我们争取让群众由三年前的每天闻臭气到现在的半年闻一次。”刘说。在他看来,三年治臭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安庆是一个重化工城市,想一点臭气闻不到也不太现实。

但从群众的反映来看,安庆还远远没有达到“半年闻一次臭气”的成绩。

“现在经常是晚上排,有时候周末也排。”石化厂周边的居民说,那个时候环保部门不上班,他们也没法投诉。

据专业人士介绍,石化臭气的具体成分,从无机化合物来讲是硫化氢和氨气等,从有机化合物来看就是硫醇、硫醚等。低浓度时问题不大,浓度过高则会对人体健康有损害。

闻得到的是空气,闻不到的是水。

安庆沿水而建,因水而兴,整个城市沿长江顺流方向由西往东布局。

目前,安庆正在做雨污分流管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这个重化工城市一直是污水雨水一条沟,流淌到自然水体。

“好在我们安庆靠近长江,自净化能力较强,要是在太湖、巢湖,就麻烦了。”安庆环保局相关人士对本报说。

据悉,安庆如今的饮用水取水口在迎江寺,上游有安庆大官化学工业园和安庆石化厂,这些对于安庆的饮用水源来说都存在隐患,所以安庆考虑再将取水口往上移到南岗村。

这几年安庆石化也自己掏钱建了17个提升泵站和1个新工艺污水处理厂,目的是让污水尽量往西移。据透露,国家规定污水排放等级要达到GB国标,石化做到了,但是暴雨期间污水漫溢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并因此在当地环保部门内部产生很大的争议。

当地环保部门反复强调,长江有自净化能力,但另一方面,安庆已为自己找好了备用水源,“万一长江污染了,我们还有备用的,在大别山南麓。”

综观中国化工地图,仅从长江中下游来看,以安庆为首,安徽八百里皖江各市基本或大或小都已有化工布局,再加上南京等下游的化工城市,长江的自净化能力不得不令人堪忧。

积重难返

按照安庆市“十二五”规划纲要,按照“十亿级项目、百亿级企业、千亿级产业”发展思路,到2015年,实现石油化工产值1200亿元,基本建成全国重要的石油化工产业基地。

“安庆人如今谈化色变

石化城安庆臭气之殇环保局官员自嘲治臭办主

,但是如果没有化工,连衣服都没得穿。安庆产棉花,但光有那点棉花够吗?”当地观察人士说。

1974年安庆石化破土动工。作为那个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也是当时国家战略布局的需要,这座城市的命运从此与石化休戚相关。

但由于环保意识淡薄,当时石化厂与安庆城区实现了“无缝对接”,建设者认为既解决了工人的生活问题,又解决了工作问题。“石化企业离城市这么近的,全国恐怕只有安庆。”刘志伟说。

时至今日,安庆人都不能否认石化对于这座城市的就业和产业发展的贡献,它曾支撑安庆多年作为安徽仅次于省会的第二大经济体。当过去物资紧缺时期整个长江中下游都买不到尿素的时候,安庆可以配发尿素。

“石化对安庆的好处不可否认,特别是分税制以前,石化对于安庆的城市建设是起了很大的。”上述人士称。但国家实行分税制改革后,地方财政从石化得到的收入越来越少。或许是石化企业知道自己不再那么受欢迎了,石化就和地方一起上马了很多化工下游产业链项目。

2009年,安徽省与中石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在安庆建设800万吨炼化一体化项目。2012年,安徽高层又与中石化就深化战略合作进行会谈,希望中石化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把安徽作为其发展的重要基地。

在上马炼化一体项目的发布会上,据参会的媒体人士介绍,石化总公司人士打了一个生动的比方,为什么上800万吨项目?比如家旁边有个厕所,这是在原来的厕所上加盖了一个抽水马桶,是一种改善。原来的设备老化了,现在全是按照环保标准来的。

如今,以安庆石化为龙头的石化产业,已成为安庆的绝对主导产业,连接着上下游大大小小的企业共计超过500亿的产值。按照安庆市“十二五”规划纲要,按照“十亿级项目、百亿级企业、千亿级产业”发展思路,到2015年,实现石油化工产值1200亿元,基本建成全国重要的石油化工产业基地。

石化将一直是安庆的首位产业和支柱产业,安庆的官员清楚,这个地处皖江城市带最西边的城市,左与长江中游城市不亲,右与长三角不邻,并且由于安徽1990年代以后的东向发展战略,发展多受掣肘。

而他们在招商引资中,最大的引力无非就是庞大的石化产业基础,这是一个自然的循环,也是一个完美的辩证。

安庆市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全市拥有规模以上石油化工企业92户。其中包括中央直属企业安庆石化,城区化工企业24户,县市所属化工企业64户,这些都是规模以上的,还不包括分布在安庆各区县的多如牛毛的小化工厂。

“这几年安庆的思路是,第一发展大化工,这样的企业输不起,产出率也高;第二是建专门的化工园区。”当地一名政府人士这样表述。

出路: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的背后

“副市长兼任环保局长,这个在全国恐怕都没有。”刘志伟说,市政府其他同事还调侃他们级别提高了,比发改委还忙。

最近,一件事让安庆人看到了希望。

4月份,安庆市副市长万士其兼任环保局长的消息在这个小城炸开了锅,官方媒介评价称,副市长兼任环保局长,折射出一种态度,反映的是安庆市委市政府对环保工作的重视,事实上,安庆既不缺乏环保方面的专业人才,也不缺乏可以胜任环保局长的行政官员,绝不是无人可用的过渡手段、无奈之举。

“副市长兼任环保局长,这个在全国恐怕都没有。”刘志伟说,市政府其他同事还调侃他们级别提高了,比发改委还忙。“过去我们想都不敢想,这是在自我加压。“刘志伟说,作为一个重化工城市的环保部门,一直以来他们的压力都很大。

据安庆市官员透露,这个任命决策直接来自于当地高层。不止如此,安庆还提出了创建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想法。

2013年安庆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入了“下决心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的语句,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这是虞爱华当时在修改政府工作报告初稿时特意加入的。

虞爱华,2012年8月份从同为皖江城市的宣城调任安庆履新,至今年3月全国“两会”前安徽一轮地市官员调整中升任安庆市委书记。

其实,从创模到副市长兼任环保局长,这一系列行为都是一种宣示,显示对环保工作的重视。

在当地观察人士看来,“创模”可以为安庆的环境改善工作从省里和国家层面争取更多的资金支持,此后的人事安排一则宣誓安庆的重视,二则提升环保部门的权限。

而安庆的这一举动也很快得到了安徽省高层的支持。

全国“两会”期间,安庆的主政者携当地环保部门在京密集拜会环保部、文化部。在环保部,安庆提出下决心创模,改善人居环境和重化工城市形象,重点解决厂城一体的问题,打造全国重化工城市改善人居环境的示范工程,希望得到国家环保部的支持。“当时国家环保部的态度是大力支持。”安庆当地官员说。

4月11日,安庆环保部门还去了国家环保部南京环保所请他们做规划。作为离安庆最近的重化工城市,南京的转型让安庆看到标杆,但南京的做法是迁出化工企业,安庆却迁不了石化。

据本报了解,安庆市环保部门目前坚定的几个主要原则是,第一环评准入严格,第二排污许可管理,第三关闭经治理仍不达标排放的企业。去年一年从环评环节否决了17个项目,前年关掉了十几家涉重金属企业。

“当然,我们环保部门无权关,是提请市政府的。如果政府不支持,环保人想关掉任何一家企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环保人非常明确,没有党的领导,没有政府的支持,环保人将一事无成。”刘志伟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的要求,关闭企业要报同级人民政府批准,“县级企业我们要受政府委托责成它关闭,市政府的企业我们要向市里提出建议,省政府企业我们报告请示予以关闭。”

“如果要把安庆石化关掉,那我们就要报告国务院。”刘志伟嘿嘿一笑。

筹钱:央地分税后的地方窘境

初步测算,安庆市为安庆石化发展公共配套的总成本在260亿元以上。按现行分配体制计算,安庆石化实现最大产能每年对地方的财政贡献也只有5亿元。

当地官员透露,在800万吨炼化一体项目还没上马的时候,安庆曾考虑过将石化厂移走,把土地置换出来,用这个土地置换的钱可以抵掉搬迁费用,但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没搞成。

按照环保部的要求,考虑到历史的原因和现实的情况,对炼化一体项目的要求是要有1.3公里的安全防护距离,范围内不能有环境敏感点,即机关、学校、医院和居民楼,环保部指出,如果在项目区域范围内有一户没拆迁,将不予批准。

后来,安庆市高层还提出在石化装置区周边,建两百米的绿化带。再加上城区拆迁费用,以及由此而带来的土地用途变化和土地出让损失,安庆光此项的付出就要以百亿计,而这部分钱,从支出来讲只能是安庆自筹,这也是安庆将为石化付出的沉重的代价。

“原来是有多少钱干多大事,现在是有多少事筹多少钱。”当地高层说。安庆随后开始了筹钱之路。

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曾从地方困境出发,建议调整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新增税收收入分配政策。

他提议说,当前对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新增税收收入分配,依据的是国务院关于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通知要求及有关预算管理问题的通知要求,因消费税增加而新增的增值税部分以及因消费税、增值税增加而增收的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全部划转中央。而现行税收政策规定,增值税属共享税,中央与地方应按一定分成,随增值税、消费税附征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属地方收入。可见,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中新增税收收入分配与现行政策不符,等于是将这部分应属于地方税划转中央。按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新增税收收入分配政策,中央财政按消费税一定比例上划增值税地方分成部分,如果成品油企业当年入库的增值税较少而消费税较大,就会出现中央财政挤占地方财政库款的现象,导致地方财力倒补中央财政,会影响地方财力调度,加剧地方财力紧张状况。

“安庆为欠发达地区,理应得到中央财政更多的转移支付,但事实上安庆为企业发展投入巨大,并没得到相应的回报,甚至出现地方财政倒补中央财政现象。”当地官员对本报说,安庆石化已实行社会职能剥离改革,其市政基础建设、教育、医疗卫生和社区管理等社会事业经费主要由安庆市政府承担。

初步测算,安庆市为安庆石化发展公共配套的总成本在260亿元以上。按现行分配体制计算,安庆石化实现最大产能每年对地方的财政贡献也只有5亿元。地方投入得不到相应回报不说,还需要50年才能消化巨大的投入和损失,这只是全国同类石化“驻地”的缩影。

据安庆市发改委副主任王恩华介绍,名义上税收很多,实际上因为石化不赚钱,所以就没有增值税,去年增值税还没抵扣完的还要抵扣,所以这一项安庆得到的很少,此外没有利润也就没有所得税。

去年安庆石化全部税收有70亿,安庆大概在7个亿左右。但税制改革后,可能以后安庆石化销售收入能实现两百个亿的时候,安庆市财政却要倒贴给国家钱。

“石化现在安庆市对它的总投入比从它那里得到的要多,不赚钱,但话不能这么简单说。安庆得到了就业,还有一些产业链延伸的好处。”王恩华在安庆市委的会议室对说。

而在距离安庆市委约8公里的黄土坑西路尽头,居民仍在臭气中等待拆迁。

“前段时间都贴了告示了,说要对我们进行棚户区登记,还叫我们互相转告,去年就登记过,填了表,房屋结构,建筑年限,都写得好好的,后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没拆了。”居民说,“政府不给钱,我们怎么搬?”

至于安庆市的高层,他们恐怕还要继续“跑部”,为这座城市的转型争取更多的支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